你的位置:新广网 >> 热点 >> 热点观察  

越来越“沉”的红包

发布: 2014-4-15 10:01   编辑: 王丽英   来源: 红河网   进入论坛讨论  新闻纠错

  

不知从何时开始,从传统的婚丧嫁娶到现在满月宴、升学宴、乔迁宴、生日宴等各种宴席,把人压得喘不过气来。除摆酒名目变多,宴席的频率也在不断提高,高额的礼金似乎成为了普通百姓沉重的负担。记者就此展开调查。

礼金涨幅大  面子是首因

“我记得过去几年的礼金只是50元至100元,如果是较好的朋友亲戚,我还会多送一点,可现在不论参加哪种类型的宴请,少了100元根本拿不出手。”李全昌说,现在不比以前了,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做客送礼也是水涨船高。

李全昌是石屏县牛街镇的居民,说起做客送礼金的话题时他很感慨:现在随便参加个什么宴席就是两三百元。一次他参加朋友的婚礼,因为那个朋友和自己关系特别好,他往红包里塞了999元,寓意长长久久。

同样家住牛街镇的杨女士说:“参加普通朋友的婚宴两三百,往红包放一百元都感觉面子上过不去,我表妹结婚那次就送了2000元的礼金。”

记者在石屏某酒店办婚宴的现场了解到,送礼金的人最低是100元,其他还有300到500元不等的,还有几人直接挂了千元以上,其中一人最高的礼金记录是5000元,相比过去的礼金金额,涨幅非常大。 

宴席频数高  群众不堪重负

在“吃酒风”盛行的情况之下,除礼金涨幅大以外,最让市民觉得困扰的就是宴席数量相比过去更多,而且很频繁,一些人摆酒时间延长至两三天,不仅比登门捧场人数多少,而且比酒席的排场,比谁收的礼金多。

李全昌在牛街镇政府里工作,每月的收入2800元。细心的他将近3年的礼金支出记录了下来:2011年参加各种宴席随礼总数7000多元;2012年为8000多元;而2013年则高达12000元。

看着家里那厚厚一叠即将准备赴宴的请帖,他苦笑着说:“我的收入都快跟不上礼金的支出了。”

牛街镇德兴村的老周一家以种烤烟为生,一年的收入3万多块钱,然而面对频繁的宴席,一年几千块的送礼支出成为他家沉重的经济负担,随礼无形中成为了他一家的一项主要支出。

在小镇上记者还了解到,除了婚宴,其他宴席种类也很多,例如乔迁宴、满月宴和生日宴等等,宴席的种类变多是宴席频数变高的主要原因。 

分享按钮

关注微信 精彩不断

打印 | 收藏此页 |  推荐给好友 | 举报
上一篇 下一篇

关于我们 | 站点地图 | 服务条款 | 隐私条款 | 免责声明 | 招贤纳士 | 内部邮箱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

 


声明:本站信息除署名外均至互联网络,我们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Copyright 2001-2014 XGNISC All Rights Reserved   春城晚报社红河记者站 主管 红河州新广互联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主办 法律顾问:云南红河谷律师事务所

滇ICP备12002342号-3  客服中心及新闻投诉 

公安备案号:53252203502007